登入

繼續航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/螢火蟲
 面對空白的Word文件,與「走出埃及」的種種、點點滴滴的經過,隨時間流逝彷彿影帶般的掠過眼前。表面看我好像是「自己找上門的」,實則神非常奇妙的帶領,以及聽到我像埃及的以色列百姓一樣,在主面前的哀哭乞求;像奴隸一樣受罪和私慾的綑綁,亟待救援行動。我的禱告上達天聽,很快地我在校園青宣大會認識了「走出埃及」機構,開始經歷走向應許之地的路程,也就是被改變的過程!
原來祂不是暴君
 來到走出埃及不是單點問題的解決,乃是要全面作戰;也就是全人的改變,成為一個新造的人,因此這個工程的難度也高。這對我而言是一個全新的認識和挑戰,從前我只認為自己需要改變同志的問題;卻不知需要去探究其背後的根源,以及神對我更高、更遠、更美的計畫,祂要我過全新的生活。
 對於我這種很「理性」,凡事都得經過頭腦檢驗一番的人,神工作的第一步驟就是要把我的小腦袋瓜校正過來,也就是思想上的調整,因為唯有「認知」的改變,並知曉真理,才能夠帶來態度和行為的改變。很多時候不能單憑「感覺」,例如我感覺很受同性的吸引,但事實上乃是因為我對同性情感的渴求不滿足,或因自己嫉妒擁有某些特質的同性等等背後的因素。並非就只是單純深深迷戀同性、我渴望得到某某人,這樣表面的東西而已。所以假如只著重在感覺,那麼就太危險不可靠囉!因人類的感覺時常被自我矇蔽和欺騙!
 從前我會埋怨神真的不通人情,因為又不是我自己選擇要去受同性吸引,我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一點都不喜歡異性,卻深深愛慕某類型的同性,甚至認為神是個暴君,沒有理由,說不可以就是不可以。而我也只是害怕上帝懲罰而不甘願的遵守,但還是會因為自己的思想、行為產生強烈的罪惡感。直到走出埃及,我才把自己身上那無可抹去的「灰色地帶」重擔逐漸卸下,知道神愛我才要我改變,神對我的旨意並非要懲罰、捉弄我,而是因為許多家庭背景、不可抗拒之因素,再加上我自己的選擇,才導致今天這樣的我。而神要幫助我從過去的傷害、造成我扭曲的因素中得到釋放,進而從同志的問題得著改變。其實神的所有誡命都是以愛為出發點的,祂對我們的要求,是因為不願見到我們受傷害!
祂怎樣看我
 在走出埃及我吸收到很多新穎的觀念,「走出埃及」不像過去某些教會、基督徒只說同性戀就是罪,也根本沒啥好談論的,反正神要咒詛這樣的人…等等。
 我深知同性戀是罪,因為違反了神造人的本意,同時我也感受到其中的絕望和不安全感。但同志跟每個人一樣都有情感上的需求,只是他們在某方面沒有獲得滿足而延伸出來的問題而已。異性戀者也一樣可能會有情感上的缺乏,我想這是可以理解的。同志需要教會的完全接納,耶穌基督完全的愛和赦免,並弟兄姊妹的關心和傾聽。這樣才能夠讓同志重新回到神面前,以神的眼光看自己的性別、特長、恩賜等,至於社會價值的看法倒是其次!最重要的是神怎麼看我們。「走出埃及」幫助我從眾多紛紛擾擾的價值觀當中,去真正明白神的旨意和慈愛。
再爬起來
 改變的道路並非是容易走的康莊大道,事實上需要有自己永遠向著神的意志力,路途可能會坎坎坷坷、起起伏伏,像曠野一樣荒涼孤單。腳步或許跌跌撞撞,但是我們相信我們是不斷在進步的,永遠不會落入真正的絕望,即便感覺會欺騙我們。雖然有時會耍脾氣、說氣話、疲倦、困惑、挫折,但最重要的是繼續向前走,總會越來越接近成熟,被主完全改變!如同麥哲倫的精神,不論發生任何挫敗、再大的困難,他永遠都回答「keep sailing」(繼續航行),讓我們繼續這條路,一生跟隨主!

丟棄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/ 阿至
    我很少在整理我的書櫃,因為我的書櫃裡都是我珍藏的書籍,有些甚至是我耗費鉅資所買下的設計套書,所以這個書櫃不但是我學習人文思考的開始,更是我創作靈感的來源。
與黑暗拔河
    不過最近我心中就有一個意念很清楚的告訴我說,要我把這個書櫃一些不必要的書籍清出來丟棄,然後多一些位置出來放屬靈的知識書籍,而且第一批要移除的項目就是那些美麗的同志設計書籍,這樣神才有空間真正進駐進我的房間。
    當時我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,因為自從來到走出埃及,走上改變的道路這兩年多來,神在這方面給我的幫助已經不勝枚舉,所以我認為自己在這方面已經有所進步,應該很容易就把這些攪擾我的物品除去。只是沒想到,當那些炫目的書籍再度呈現在我的面前時,我發現我對於那個虛華的圈子,依然有許多的眷戀,我竟不捨把那些書籍放到回收的箱子裡。我當時還在想,這些設計書籍,扣掉它原本被出版的目的,其實每個畫面都是設計者花很多時間所構思出來的,有些照片質感很好,別具創意,很有收藏借鏡的價值,並不是那種純粹讓人滿足慾望的三流書籍。所以我很掙扎,難道我真的需要那麼絕對的去否定它存在的價值嗎?
   這種猶豫不決的心志,使我盤坐在書櫃前苦惱萬分。我看見其中一本我最喜歡的設計書,它的封面是攝影兩個男生正在廁所親吻的照片。從他們所穿的服裝,到親吻的動作構圖;從圖片所釋放的柔和光線,到書本周圍精緻的文字編排。都一再的說服我這是一本藝術層次很高的書籍,它能夠把廁所營造成美麗的空間,一定還能提供我許多學習藝術方面的知識與技法,而且以我目前的程度,還不見得能夠設計出這樣的作品,所以根本不需要把這本書列入回收的行列。頓時間,一團內心的糾結就發生在我心裡,我可以感覺那本書似乎還在跟我做最後的垂死爭辯,而我也幾乎被說服。
   不過到最後我還是忍著痛,把書放到二手回收箱裡,接受上帝給我的指令。當時內心十分難過,眼眶竟然呈現濕潤的狀態,我感覺到自己對於改變的道路,依然有很多的疑惑,就像每當我看見街上那些成雙成對的同性伴侶時,我依然會羨慕他們擁有表面的快樂,尤其是看見他們大方的走進旅館時,那種挫敗的感覺就會發生在我的心裡。我發現我還是想擁抱一個能給我愛情的男生,揮霍我年輕的生命,我可憐我自己的孤獨,不願意放棄我特殊的身分,甚至期待自己還能夠從罪中獲得虛妄的滿足。
絕境呼喊
  面對這個內心風雨飄搖的時刻,我只好用淚水向耶穌傾訴,我說我願意接受祂在我生命上的手術,把這些包裝精美的書籍除去。但我求祂給我更多信心,求祂能繼續抓住我的雙腳,不要讓我往虛華的方向前進。就像祂曾經救我脫離在軍隊裡情慾的試探,使我免於掉入寂寞的陷阱。就像祂曾經敎我如何與體態健美的同袍相處,使我在與他們袒裎相見時,用不著架設起堅固的營壘,捍衛我身體的每一吋肌膚。我希望神繼續把羊圈的柵欄關緊,不要讓我有機會逃脫出去,即使大環境都接納我可以往罪的領域發展,我也不要輕易嘗試,以免被魔鬼用詭計給矇騙了!
 氣憤、無奈、失望、自憐、憂鬱、情慾,其實這些看不見的力量每天都像龍捲風一樣,企圖把我從土地上拔去,但我知道只要緊抓住神,祂穩固的磐石必不使我被風刮走,即使降下冰雹也不會受到損傷。祂會用話語加強基石的穩定,祂讓我明白揮霍自己年輕的本錢,沉迷於慾望的執念,就像沒有儲蓄觀念的理財,把資金投到無底的黑洞一樣。也許目前我會覺得自己還有機會利用外表尋找同性伴侶,擁有一張亮麗的現金卡;但是當年華逝去,卡片刷爆的時候,我就會像一個即將乾枯的人,穿著年輕人流行的衣服,行走在大街上,以為自己還有信用額度,其實早已失去魅力。神常常讓我看見這樣的人在西門町游走,或許他們身材還保持完好,利用精緻的彩妝掩飾自己,但任誰都能看出來歲月的殘酷正顯明在他的身上。
耐心等候  必要得救
 從一個小小的書櫃就可以讓神顯明祂的作為,祂讓我從丟棄那些書刊的過程中,發現身體裡那些竄流的慾望,依然還在腐蝕我看不見的區塊,祂要用光繼續驅趕那些不好的細胞,直到新的抵抗力產生。
 改變的路途或許艱難遙遠,但是神總是告訴我不要急也不要慌,祂是我最好的生命醫生,祂知道我身體的病徵與難處,祂知道何時需要把我推進手術房移除癌細胞,何時需要長期的復健治療,只要耐心等待學習,接受祂每一次的動工,身體一定會有康復的一天。

踏上歸途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大衛
聖靈初次的工作
 1990年,我20歲。第一次被神的愛充滿,耶穌向我顯明祂奇妙的愛情,我驚奇萬分。我經驗到雖被社會棄絕在弱勢環境裡,卻仍有一個新的希望與生命在我裡頭滋長,但是對於同性情感需求的調整仍未展開,神的工作也還未出現,這件事像是高牆擋住部份神的工作。
掙扎與選擇
 長期掙扎同性戀傾向的心理交戰:究竟要不要接受自己是同志?要不要屈服於社會的價值觀?要不要聽教會的言論?然而我有同性情慾與情感需求卻是不爭的事實,畢竟我還是無法對異性情愛有慾望,我時常為此感到難過並且學習交託神,但是改變的事情仍未發生。所以我認定了同性戀是一個情感需求,是不能改變的事實,與異性戀情無異,沒有對錯。
 1992年,我決定選擇與我的同性愛人生活並建立家庭。面對傳統教會對同性戀者以律法主義的定罪,教會不願意了解同性戀經驗的高姿態,使我無法信任教會。我更沒有體會到教會發出恩典與體諒的平等訊息,漸漸就離開了教會,隨即開始過著同性戀自然論的生活理念與實踐,經營同性戀的世界,從此心中不再掙扎。
同志生活的全然實踐
 1993年,台灣同志運動啟蒙初期,在主流異性戀社會價值觀裡,接納自己同性戀身份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,向家人、朋友更是不容易,而要向教會及社會公開自己同性戀的身份,無疑是件重大的決定。我因認定同性戀是正確的自然傾向,雖多遇難處與歧視,我仍一一面對與現身出櫃,不再理會別人的眼光。同性戀被社會打壓是一件事實,我和一群朋友於是發起同志社團與平權運動。平權是為要爭取一般的權利,社會不了解同志生命經驗與脈絡的歧視與打壓,基本上是一種偏執,所以我認定抗爭是頂天立地的權利,而建立同性戀的自尊與尊嚴對我生命而言是種誠實與驕傲。甚至包括教會在內,我不再信任,總認為教會是排他性的保守派勢力,不一定是神心意的教會。
 之後,神在我心裡的感動與啟示漸漸退去,靈裡缺乏神的滋潤。離開教會多年,已經很久沒有聽見神對我說話,我的靈性低到不知道活著的意義是什麼。我不清楚是不是因為過去聖靈在我裡面工作過,總還留有一個屬於神願意做工的部份,所以總感覺內在有著極度的空虛感,如果沒有與神的內在生活,我就無法快樂與自在的過生活。雖然實現同性戀生活,同性伴侶滿足了我,我的內在還是有一種說不出的空虛感,我其實硬撐著過生活。我感到一層又一層的壓抑壓住了我的內心世界。
深陷感情泥沼
 1997年,我的感情世界出現第三者,生活在一起的同志愛人竟然要與才剛認識的第三者在一起,這破壞了我原訂的生命計畫,他說我其實不是他認定的理想王子。那麼六年在一起建立的感情不就是虛偽一場?我受到極大的打擊與傷害。那兩年,我像是瘋子般的在療傷裹傷。不過這件事卻也讓我看見我過度的感情依賴。
神的拜訪
 2000年,一件奇妙的事情發生,我連想都沒想到事情就這樣漸漸發展。12月裡,在一次靜默中,我終於聽到神對我說話,神向我說:「你沒有把我擺在第一位。」我驚奇地開始思索並哭泣為何神這樣說。又在一次與神親近裡,神要我重回老家。我聽到神對我說話,所以我決定聽祂的,收拾行囊回家。
 之後,聖靈以全新的方式,帶領我重整對同性戀的看法。當神開始觸摸我的靈時,我的思想、感情、意志隨著時間漸漸有了新的意識與認知,逐漸揭開生命裡,同性戀不屬於真理的假像,這超過了我過去所有的經驗法則,因為那是神的靈扭轉了我的屬靈視野,並使我對同性戀的看法,趨向於祂真正的心意。
重回神的家
 多年來,因著不信任教會,所以許久沒再進教會聚會。但我渴慕神到了一個極點卻是事實。那一天我終於重回教會,神!祂以愛向我顯明,連續四天的聚會,都被祂真實的愛觸摸充滿,我逐漸有回家的感覺,並尋找到失落多年起初的愛,我與耶穌有了真實相連的關係。感謝主,我的教會並不會跟我辯論同性戀的事情,牧師以愛教導陪伴我恢復與神的關係。神給了我一個可以信任的教會。在這教會,我更深經驗到與神同在的奇妙,我有了更多的內在對話經驗與醫治。我受過社會的傷害,當然將有更深的醫治等著我,而醫治是一條長期的路途,如今我雖已經驗了許多不同程度的醫治,而每一次的醫治也都將帶領我走向一個更大的自由度,我有信心,耶穌一定會為我的生命負責到底。

踏上歸途之2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/大衛
交出
 當我越靠近神時,我似乎感受到內在有兩個系統在對峙著,相當不舒服,甚至晚上不能入睡…。每當我與牧師談起同志經驗時,就感到焦躁不安。牧師告訴我,如果我仍堅持同性戀是自然與天生的,就不應該會發生這樣的壓迫。在理性、情感與經驗上,牧師怎麼也無法說服我對同性戀的看法,我告訴她,除非神向我顯明,不然我是不可能動搖。
 多年來,神要我選擇像亞伯拉罕一樣,獻上以撒,祂要我獻上同志感情,這是一件極不合理的事情,實在太難了。但是這樣的催促卻越來越大,放大在我的意念之中,然而神還是將祂的愛一次又一次地傾倒在我身上。為了交出,我感到難過與掙扎,從來沒有人可以告訴我要離開現在的愛人。神,是神向我提出挑戰,然而交出,對我又有何意義?
 我無法知道交出感情,我的尊嚴何在?那不是要摧毀掉我的價值觀與尊嚴?這將是一場信心的功課。我猶豫了許久,還是不願交出。
探索
 2002年,我開始進入屬靈搶奪的爭戰中,它超過了我的經驗法則。神在我靈裡展開祂的工作,繼而進入我「魂」的區塊中做調整,以致讓我看見一個可能改變的關鍵。一場真實的屬靈爭戰,顛覆了我對同性戀的價值系統。如果我過去堅持的同志尊嚴與理念是真理,那這一場戰爭將不會發生在我靈的深處。接著下來,我常陶醉在聖靈極大的同在裡,享受在祂釋放的美妙中。我知道神很想親近我,於是我願意順服。這些經驗,讓我有機會重新看待自己同性戀背後的意義,這將是我進入探索生命歷程的一扇門,它真的發生了!我願意回應神帶我進入探索的過程,我需要真實看清楚自己。
放下
 2002年,神光照我,有關備受質疑的「走出埃及」,我放下了成見。同年,我決定把自己的同性戀傾向交給神。對於一個想跟隨神的人,順服的確是一件重要的訓練與心志。2003年1月1日,耶穌說:「我可以滿足你的情感需要。」同年3月,我志願參加了我曾經對立的「走出埃及」的讀書會,我想要展開同性戀改變的探索世界。神給了我屬靈的資產與經歷,趨使我放下同性戀自然說的主流價值觀,願意謙卑,放下自己,我願意開始面對我生命的問題,進而展開「魂」的探索。
對話
 回想二十年來尋找與男性間的關係,有了伴侶,肉體照理應該可以滿足,卻常感受到內在深層的情感部份,是不安與焦慮的,我還是無法被滿足。我想,若是有了愛我的伴侶,應該可以滿足我的感情與肉慾,但為何我還會有強烈慾望想認識其他的男人?我的內在有著一種理想的男性關係,某種特質的男人會吸引我,我渴望尋找與男性關係情感的認同,但是幾乎都以性作為表達方式。而我在平常生活裡,卻極少發展出單純的男性身體接觸。我感到陌生與害怕,這件事相當困擾我。
 我不能忍受在沒有感情基礎下的性關係,流連在同志社區發展情慾流動,尋尋覓覓,難道我的同性情慾流動的意義,不也只是表面的認知嗎?在與人發生性關係,當時肉體雖是快樂的,但之後,內在卻有一種空虛,沒有根的感覺。我的感官、情慾、靈性是分裂的,然後循環循環再循環,我受夠了這樣的狀況,卻無法改變它,我需要整合這一切。
新領域
 曾有一次,聚會敬拜時,我在聖靈情境中,隨著音樂的旋律團團轉,我們一群弟兄雙手環抱,相互扶持的在一起。當時我有一種懼怕與陌生感,因為平常不太讓人觸碰我的身體,這是一種有距離、害怕、怕被拒絕的感受。我突然看見耶穌穿著聖潔的白袍,站在我們圈圈中對我說:「男性情感在我們中間是純然完全的,不帶任何色彩,你要的關係就是這個。」我非常的感動,主耶穌知道我的感受,並回應了我。漸漸的害怕消失了,距離拉近了,接納感也隨即出現。在敬拜中,奇妙的經驗正在發生。通常,我也只有在高漲的情慾急流裡,才會出現與別人身體接觸的表達。但在這一刻,情慾結構竟在聖靈的帶領下,漸漸調整到一種單純的情況,而這正是醫治的起頭。神正在幫助著我,對男性情感結構的改變與調整,而情慾的捆綁也漸漸鬆開。在聚會中,我體驗到耶穌的憐憫與體恤,祂的愛實在很厚實。
 神的醫治,也發生在日常生活中。我現在看男人時,同性情慾流動次數減少許多。我比以前單純,不再按著情慾去建立發展。同時,我也可以很自在地與異性戀建立關係,一切自在了許多。
重整架構
 現在說:「同性戀是可以改變的。」這樣的說法,是我從未想過會有的經驗與變化,但這也已經發生了。過去的我堅持同志身份,也與同志運動靠近並肩,但是要認真面對生命的功課,並重新建造其生命架構時,我知道是更需要勇氣去面對。
 我願意分享這一切,其用意是希望教會能以愛為基礎,為這族群朋友們獻上禱告,尊重其生命經驗,並對於有同性戀身份掙扎的人做出守望,而不再是批評。如果,曾經堅持同性戀身份的我,都可以被神調整,我當然也相信,神在這族群中有著祂更美好的工作。在我的生命結構裡,神已經打破了一個長期以來的謊言:同性戀傾向是不可能改變的。截至目前為止,我還在改變的過程中,我期待觀看神的作為,仍需要許多人的代禱。